澳门金沙-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弟弟欠债100万,害惨我儿子

当前的位置:澳门金沙 > 金沙app > 澳门金沙娱城官网 >

弟弟欠债100万,害惨我儿子

2019-04-19 09:49:19 作者:关小耳 来源:真实故事在线 阅读:载入中…

弟弟欠债100万,害惨我儿子

  弟弟为人贷款担保,惹来100万债务。为了帮他,我害惨了我儿子

  1

  我叫张建,70后,出生于安徽中部的一座小城。在我十三岁那年,母亲因病去世,父亲带着我和八岁的弟弟张林相依为命

  父亲是当地县国营运输公司司机工作繁忙,很多时候都是我和弟弟相互照顾。自幼,我们兄弟便情同手足

  父亲出车后,我会担任起照顾弟弟的任务自己在家做早饭,和弟弟吃完后再一起去学校,中午去父亲的单位食堂吃饭。

  有一次,父亲晚上十一点还未回家,我发高烧烧得迷迷糊糊原本胆小的弟弟在黑夜里跑去一里多地以外的叔叔求助,一脚踩在了碎玻璃上,至今脚上还有伤疤

  从那时起,我便发誓,这辈子一定要对弟弟好。

  1991年,响应国家号召,我带着一腔热血入伍了。

  1995年,父亲脑血栓导致半身不遂,弟弟还未毕业,为了照顾父亲,我转业回了父亲所在的运输公司。

  在我的悉心照顾下,第二年,父亲的身体逐渐好转,自己可以活动。弟弟也毕业分配到了机械厂工作。

  随着我和弟弟相继参加工作,我们家的日子逐渐好转。我也在同事介绍下,认识了做教师的李丽,并跨入了婚姻殿堂

  2000年,我们的儿子张恒出生。伴着儿子的出生,运输公司改制,客车对外承包。全家人商议之后,我用准备买房钱包下一辆跑合肥的大客车。

  事实证明,我的选择正确的,凭着父亲的经验和我的努力收入颇丰。三年时间,我相继承包下两条客运线,最高日收入已过千元。

  我给自己买房的同时,也为弟弟买了婚房,帮弟弟把媳妇王艳娶进了家。一家人其乐融融生活富裕,羡煞了旁人。

  2004年,机械厂破产,弟弟和弟媳下岗。我送弟弟去考了大车驾照,弟媳到车上做售票员,两岁的小侄子由父亲和保姆照看。

  跟车是件很辛苦的事,弟弟拿到驾照上班后,便以孩子太小为由,让王艳专职照顾小侄子。

  弟弟一个人养家,我便每月给弟弟多开了一千元的工资,同时还给侄子每月五百元的零花钱。对此,李丽多次说不能这样惯着他们,想要阻止我,但我依然坚持补助他们。

  张林见客车挣钱,有了想要从我手上承包车辆念头。我得知后立即同意,没想到遭到了父亲的反对

  ldquo;你这弟弟,给人干活行,他没主见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在父亲的再三劝说下,我拒绝了弟弟承包大车的请求,弟媳的脸拉得老长。

  2

  随着经济发展私家车越来越多,客运业务逐渐走下坡路

  我转型做起了货运,到2011年时,我已经放弃了所有客运业务,做起了物流公司的老板资产积累已过千万。

  我想要做一家快递公司,邀请弟弟前来管理,他却一口拒绝了。弟弟说在我的羽翼下生活了太久,他想要自己出去闯闯。

  想想这几年,弟弟做司机的表现并不太好,父亲也觉得应该让弟弟对自己的生活负责,我便由他去了。

  于是,打算创业的弟弟先是卖了老房子,在新城首付了一套新房,又在小区门口开了一家超市

  每个周末,我们依然会聚在一起吃饭,谈论一下孩子的教育问题,偶尔也会问到生意,其乐融融。

  有段时间,我听闻弟弟和一些不学无术的人走得比较近。闲聊时,我告诉弟弟,交朋友的时候一定要看清对方

  没想到被弟媳听了去,她阴阳怪气地说:“大哥,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哪能和你们这些企业家比,我们的生活圈子哪是你们能看得上的?”

  我被说得面红耳赤,却又不能斥责。一向沉默的李丽怒了:“王艳,你说话要凭良心,你大哥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们了!”

  弟弟在一边装作没听到,弟媳翻了个白眼就先行离席了。李丽吃了一肚子气,回到家和我大吵一番。

  经历这件事之后,我们一家的关系开始有些生疏

  2015年5月,弟媳拖着灰头土脸的弟弟哭着来我们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控诉着:“日子没法过了,张林这个王八蛋把我们娘俩坑死了!”

  一头雾水的我们,细问后才知道,张林为一个出了名的赖皮孙二虎做了100万的民间贷款担保,这会孙二虎拖家带口跑路了,债权人找张林讨债,几个彪形大汉天天坐在张林家小超市门口,弄得超市无人光顾。

  ldquo;大哥,你得帮帮我们呀!孩子花钱的地方那么多,我们的条件你知道,我们还不上啊!”弟媳不停地恳求我们帮忙,弟弟则沉默不语

  ldquo;王艳,你是来借钱的吗?”李丽听了弟媳的哭诉后,皱起了眉头

  ldquo;嫂子,兄弟如手足,我们有困难,你们得帮啊!”弟媳话里话外都是要我帮忙还钱,却绝口不提借字,李丽的眉头锁得更紧了。

  我对弟弟弟媳说:“事情发生了总要解决,咱们仔细盘算一下怎么办吧!一百万可不是小数目。”

  未曾想,沉默的弟弟直接开口说:“哥,这一百万对我们而言是巨款,但对你不过是九牛一毛,要不,你帮我们还上吧!你不会连这点小忙……”

  ldquo;一百万?小忙?你以为我的钱是风刮来的吗?”听到弟弟这样说,我气不打一处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弟弟如此理直气壮

  李丽听了弟弟的话,也在一旁冷笑。碰了一鼻子灰的弟弟拉着弟媳就往外走,我想要阻止,被李丽一把拉住了。

  李丽很认真地告诉我,这浑水不能趟,这两口子态度根本不是正经求帮助样子

  3

  从我们家离开后,弟弟跑到父亲那里哭诉。父亲坚决地告诉他们,自己惹的麻烦自己解决,让我不能就这样给他们钱。

  债权人没有找到孙二虎,只能继续找张林讨债,他们委托专业的讨债公司进行追讨。

  弟媳又跑来我们家哭诉,说时时刻刻有人跟着他们,在他们店里吃喝,还到侄子学校门口等着他放学,吓得侄子不敢上学……

  张林报警,警方经过调查确定对方没有明确的对张林进行威胁,又是经济纠纷,调解过后,张林不肯还款,这事也只能不了了之。于是,对方又继续对弟弟一家进行骚扰

  我得知情况后,通过熟人找到讨债公司的负责人打听情况。

  对方告知,债权人委托他们追债,单子接了,他们就负责把钱要回来,找不到孙二虎就找张林,什么时候还钱,就什么时候放过张林。

  半个月后,弟弟又一次来了我们家。

  ldquo;哥,我快被这群人逼疯了,你得救救我啊!以前都是我错了,求求你救救我,要不我就只剩喝农药自杀了。”看着弟弟胡子邋遢满眼绝望作为哥哥的我实在于心不忍,终于点头表示,会想办法帮他一把。

  于是,我再次多方委托人去寻找跑路的孙二虎。弟媳等不及,提出了一个办法:趁着债权人那边没走法律程序虚构我和张林的债务关系,由我起诉张林,以保全财产

  弟媳的理由简单:即便到时债权人起诉孙二虎和张林的时候,张林已经无财产可执行,无还款能力法院只能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六条规定,裁定中止执行。

  当然,我们的诉讼全程都必须瞒着债权人进行,且一切程序都必须抢在债权人提起诉讼之前进行。且这种民间借贷利息虚高,谅他们也不敢冒然提起诉讼。

  王艳低着头说:“我们一直在跟追讨人打拖延战,我一直承诺说哥哥有钱,答应了会帮忙还款,对方目前应该不会起诉。”

  我看着精明的她,没有说话。家庭会议对此进行商讨时,父亲和李丽坚决不同意这样的操作

  ldquo;你们可以等等,如果对方真的起诉,你们就用房子和存款先还了这笔钱,住在我这里,你们继续跟着你哥上班,生活不是问题。以后再向孙二虎讨债。”父亲提出解决办法。

  弟媳激动地站起来说:“您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凭什么替他孙二虎还账!”

  父亲气得发抖:“那谁让你们替他担保了!”

  弟弟弟媳不再言语,开始“啪啪”掉眼泪。

  家庭会议不欢而散

  ldquo;哥,我俩从小没妈,一直相依为命,你可得帮帮我啊!”弟弟离开时的这句话一直在我耳边环绕,我做梦都是母亲让我照顾好他。

  难道我真要拿出一百万来帮弟弟还吗?可是张林只是个担保人,不应该还这一百万啊。再者,我也不能每次都这样无条件地帮弟弟擦屁股,何况平白给人一百万我也不舍得

  经过反复思考,侧面打听之后,我吃住债权人怕麻烦,嫌法律程序冗长,暂时不会提起诉讼这一点后,我决定抢占先机,以身犯险。

  2015年10月,我瞒着李丽和父亲,拿着累计230万的借条,虚构张林向我借款230万人民币的债务“事实”,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要求其返还借款及利息。

  与此同时,讨债公司依然对张林追讨债务,王艳为安抚对方,保证转让超市还款,关了超市。

  随后,两口子到我这里来上班,讨债公司跟着追到了我的公司,堵着张林不让出车。我以他们扰乱企业秩序为由报警,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对几个人进行了处理

  债权人这种低俗的讨债方式,让我觉得对付无赖就要用无赖的手法虚假诉讼也提请的心安理得

  2016年1月,法院确定我和张林之间的欠款金额为229万元人民币,并就还款事宜达成协议。3月,我就张林拒不履行生效民事调解书为由,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讨债公司不能用了,孙二虎又迟迟未出现。债权人拖家带口上门讨债,打铺盖住在了张林家,直到法院查封房屋才大骂一顿离开。

  债权人见张林这里没有了希望,暂时放弃了对张林的追讨,继续去寻找孙二虎。

  2016年10月12日,法院作出《执行款分配方案通知》,确认评估拍卖张林的房产和车产等固定资产,我可以参与分配执行款的金额为人民币753921.05元。

  拍卖结束后,这笔款项连同弟弟、弟媳的30万存款,经由法院打入了我的账户。“还”给我1053921.05元后,张林和王艳的名下已经没有任何财产。

  4

  ldquo;你比我这个老头子糊涂啊!”知道我虚假诉讼之后,父亲不停的叹息。李丽则气得一个多月都不肯和我说话。

  房子拍卖后,经我们一家人商量,用父亲的名义买下一处新房子,房款总价七十万。剩下的三十多万,以父亲的名义办了张卡,交到了弟弟弟媳手中。

  新房子交房的那一天,弟媳嘟囔着跟父亲说:“爸,新房子是用我们的钱买的,您得立遗嘱,新房子归我们,不然到时候说不清。”

  父亲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大声地说:“你放心老头子我不图你那破房子,我活着也不占你的房子!”说完,他挥笔写下该房子在自己去世后,归张林夫妇所有的字条

  弟媳不再言语,似乎是知道做的不妥,但还是快速地收起了字条。看着弟弟一直默不作声,我微微叹息,真是对他越来越失望

  弟弟一家住进了父亲的老宅,父亲不愿意和他们住,我便把父亲接回了我家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直到2017年初,我听到风声,孙二虎回来了。

  得知这个消息,我告诉弟弟:“如果见了孙二虎,让他把他的屁股干净,一定不能和他再有牵扯了。”

  就在我以为一切都风平浪静时,2017年2月9日,弟弟、弟媳被公安机关带走,随后我被经侦大队传唤。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在讯问室,我老实交代了我和弟弟串通起来虚假诉讼的事实。李丽在我被带走后,多方奔走,联系律师

  经确定,我们的行为妨害司法秩序并侵犯了他人合法权益,已经构成刑法修正案(九)》中的“虚假诉讼罪”。

  我和弟弟弟媳依法被刑拘,由于我的血压过高,弟弟家孩子无人照顾,我和王艳取保候审,张林则被刑事拘留。

  回到家,弟媳便开始向我忏悔——

  原来,孙二虎在一个半夜偷偷摸摸跑到他们家喝酒:“兄弟啊!我是投资被骗了,害了你,对不住你了,我回来了,我给老李(债权人)说了,钱我一定还上,不会再让你烦恼了!”

  听了孙二虎几句推心置腹的话,加之财产已经得到保全,张林的火气就没了,和孙二虎喝了开来。

  ldquo;这是我这次出去给弟媳带的礼物。”孙二虎拿出一枚玉镯子给她。向来爱占小便宜的王艳也放松了警惕,任由他们喝开。

  不胜酒力的张林,在觥筹交错间得意忘形,几杯酒下肚便对孙二虎坦诚相待。

  ldquo;你不用觉得太愧疚,我的钱没损失,都在我哥那里了。”

  虽然王艳当时气急,对着张林大骂,但为时已晚。孙二虎在离开后,为了暂时摆脱讨债公司的追债,就将我们兄弟俩虚假诉讼的事情告诉了债权人,债权人为了讨债,告到了公安局。

  听到全部经过,我的气还没消,王艳就一脸认真的和我商量:“大哥,我们家全指着张林呢,他不能被判刑啊!你告诉警察,虚假诉讼是你提出来的吧!这样张林就可以减轻刑罚。”

  ldquo;王艳,这事明明是你提出来的,你是怎么想的,竟然还想让我全担下来?”我气结,忍无可忍地质问道。

  ldquo;我都知道,不是我们家情况不如你们家吗?”王艳继续嘟囔。

  一向温柔的李丽听了王艳的说法,破口大骂,将她赶出了家门:“你给我滚的远远的!你哥被你们拖累的还不够吗!”

  ldquo;老婆,你别生气,她是乱了分寸。”王艳走后,我试图劝说李丽。

  李丽情绪失控,大哭开来:“你们都不顾后果!儿子就要高考了,他心心念念的军校政审还能过吗?”

  李丽的话如五雷轰顶,直到这时候,我才恍然想起,即使不被判刑,虚假诉讼也留了案底,我儿子的政审也已经不合格。

  以前最喜欢我接他放学的儿子,直接告诉我以后不用接他了,开家长会也不再通知我去。我想要和他聊聊,他总是以学习忙为借口推脱。

  原本每天欢声笑语的家,开始变得沉闷、压抑。愧疚和悔恨交织,我开始了噩梦缠身的日子。

  我梦见自己破产、妻离子散;梦见母亲责怪我;梦见父亲怒火冲天;梦见弟弟弟媳流落街头……噩梦醒来之后是失眠,身体状况每日俱下。

  5

  为了孩子的政审问题,我开始各处求人,所有人给我的回复都是:触犯了法律的红线,就必须要承担后果。

  律师建议我们拿出95万元,还上欠款。直到这时,王艳还坚持要我们拿钱帮她还款。律师说:“张建虽然经济条件好,但是在法律上没有为你们还款的义务。”

  王艳一如既往地装出可怜的样子:“大哥,你弟弟没有本事,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帮我们最后一次。”

  ldquo;你自己清楚,你们有经济能力还这笔账,我可以帮助你们,但这笔账得算你们借我的。”听到我这样说,王艳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最终,经过律师权衡利弊之后,王艳同意将挂在父亲名下的新房子以85万的价格卖给我,加上他们自己的10万现金,还上了欠款。

  房子算作我送给父亲的礼物,依旧归父亲所有。在律师的见证下,父亲销毁遗嘱。

  由于我们积极归还欠款,得到了从轻量刑。

  2017年4月,我、王艳、张林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个月、七个月和九个月,缓期一年,并被处罚金3000元、5000元、10000元。

  判决书下来后,我托关系找到公安部门负责人,希望儿子政审的时候能够给我开具无违法犯罪证明,对方一听来意,说了句荒唐,当即拒绝。

  至此,孩子的军校梦彻底破灭。

  随后,张林起诉了孙二虎,法院综合分析,孙二虎虽然没有存款可以执行,但他有劳动能力,判处他分期进行偿还。

  事情到这一步,我和弟弟再见面,好像中间有条鸿沟,怎么也跨不过去。他们不再带孩子到我们家蹭饭,李丽也不再为侄子辅导学习……

  更让我郁闷的是,二模结束那天,一向乖巧的儿子逃学了。我和妻子开车围着县城寻找儿子,几个小时都没见到他的踪影。

  李丽吓得大哭:“你不知道青春期的孩子思想波动多大,这下可怎么办,儿子可不能出什么事啊!”

  晚上十一点,儿子还是没有消息,我们报了警,发动亲戚朋友一起找儿子。

  弟弟一家在家庭微信群里看到消息后,竟然也第一时间赶来了。

  王艳一个劲地掉眼泪,拉着李丽的手说:“嫂子,对不起,都怪我们,我们一定帮你们把张恒找回来。”

  事情发生了那么久,我们终于听见了弟媳的道歉。最终,弟弟在他经常带儿子和侄子去的小公园找到了沉思的儿子。

  看见儿子回来,我想动手打他,但又下不去手。“你可回来了,吓死妈妈了!”李丽抱着儿子大哭。儿子却显得非常淡定。

  ldquo;爸、妈、叔叔、婶婶,我要和你们这些大人聊聊。”儿子的这句话让我们面面相觑,但还是坐下来,认真听他说。

  ldquo;因为爸爸触犯法律,我的政审通过不了,军校梦破灭。其实,我真的挺怪你们的。”儿子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抬头看了弟弟弟媳一眼,他们和我一样,满脸的愧疚。

  ldquo;但是,这已经改变不了了,我认了。最让我伤心的是,你们这些人,让我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你们还不好好珍惜,叔叔婶婶不上门了,家庭聚餐没有了,原本一大家人和和美美的,现在还不如邻居。你们有意思么?”说着说着,儿子就吼了起来,最后竟然哭了起来。

  被一个未成年的孩子质问之后,我们全都沉默了。

  李丽起身打破了这份沉默:“快去洗洗脸,大家都饿了,我做你们最喜欢的肉丝面。”

  ldquo;嫂子,我给你帮忙,我切的肉丝,他们最喜欢了。”弟媳跑着去厨房帮忙。

  一碗热腾腾的肉丝面上桌,热气氤氲中,我看见弟弟弟媳湿润了双眼。

  还好,我们最后都走回到原点,一家人还是一家人,并全都接受了这次的教训。

  此后,王艳从我手里接了个快递点,张林做起了快递员,两口子从此开始真正脚踏实地。

  儿子张恒虽然未能读成军校,但是他考上了山东大学,去了心心念念的城市,大学生活十分愉快。至于我和李丽,则开启了全国旅游模式。

  生活,终于变成了我们想要的面貌。

  作者 | 关小耳 记者

  编辑 | 小徐 文艺斜杠花季妇女

评价:

[匿名评论]登录注册

评论加载中……